老老老老滔

妈的智…勇双全说的就是我

这是什么美丽的故事😭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疯狂赞同 就是作为一个在网络平台写文的写手比起OOC 烂文笔这样的评价 一个作者更加应该传达一种正确的价值观 没有要求文章一定要专又红但起码不应该三观扭曲
恕我直言 我嗑男男CP 但任何写形婚梗的文字我都无法接受 爱情不应该在意性别 可别人不是爱情必须的牺牲品


老墨鱼:



       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我只说我看到的。文章情节是这样:




  原著中象征正义与骑士道的一名男性配角救了一群被人逼迫的娼丨妓,幕后黑手报复,把他残害成了人丨棍后丢在垃圾桶旁,有一个男人把他救回家,照顾他,和他做丨爱,一起生活。




  这篇文一开始打了路人x角色的tag、角色tag,有直接的性丨爱描写,其余我不清楚。




  挂人图中除了文章内容节选之外,还有原文的评论截图,所看到的几条都是说“温馨”“甜文”“觉得可爱”“打call”,甚至在tag下,我还看到了有人画了这名角色的人丨棍图,送给这位作者。




  这位作者搞过一个抽奖,截图显示礼物中有“成丨人用品”,送没送不知道,但据我所知,作者本身也是未成年。




  




  我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圈子”“对家”“挂人”“撕逼”“ooc”的问题,我所针对的不是这一位作者,也不仅是这一篇文,如果想撕逼,我不必连角色姓名都隐藏。




  也恳请看到这些文字的各位,就事论事,不要对这位作者及其粉丝进行公开或私下的人身攻击,以正义之名伤害他人的行为没有一丁点正义可言。




  我所想说的是其中展现出来的扭曲的价值观,以及其影响力、传播性,还有文字和语言的力量。




  




  今天看到之后,我把文章内容和评论的截图给几个朋友看过,也讨论过,我们都觉得这件事是真的让人后背发凉。




  其中两个朋友都是写东西的,一个是圈内人,一个是自己做公众号的,我们对这件事看法很统一。




  




  一个人只要在公众视线当中,就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一个在公众视线中搞创作的人,要对自己所展示出来的任何东西负责,哪怕是一个字、一条线、一秒钟的视频片段。




  若没有这个觉悟,迟早会带来承受不起的恶果。




  




  这篇文所在的圈子受众年龄偏低,大多是还没有形成完整三观的中小学生,几乎没有成熟的判断力,同时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寻求刺激,好奇心重,有叛逆心理,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必经的了解世界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篇文所造成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恶劣。




  一个代表了正义的男性角色,被残害之后,施暴者没有得到任何制裁和惩罚,而这个男性角色满足于被饲养,感动于被施舍,最后整篇文让读者产生了温馨、可爱的感觉。




  这不是所谓的甜文,这是在未成年面前,对罪恶的过度扭曲和美化。




  




  挂人图上将这篇文和之前影响恶劣的“儿童邪典视频”归为一类,我觉得不存在任何抹黑污蔑和诋毁,只有影响范围大小的区别。




  所展现的都是超越了道德底线的价值观。




  发表出这样的文章之后,不是仅仅一个预警就可以不对这篇文负责的,在造成了负面影响之后,也不是一个删文道歉退圈就可以弥补的。




  




  看看那些粉丝的评论,那张笔触还带着稚气的人丨棍图,我只觉得可怕。




  我的朋友中有两个孩子的父母,有正在备孕的夫妻,有新婚燕尔的爱侣,我以后可能也会成为母亲,我不敢想象看到我们下一代满心欢喜画出这样的图时,内心会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我小时候,经常在街上看到残疾的小孩在乞讨,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就问妈妈,为什么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要让他们出来乞讨?妈妈说,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被坏人抢走的,用各种方式把他们弄残疾,然后把他们撵到街上乞讨,每天讨的钱都要交给坏人,钱少了还会挨打。




  从那以后,家里人叮嘱我注意安全时我都非常听话,因为我不想变成在街上乞讨的小孩。




  这就是语言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力。




  同样的,我也不敢想象被扭曲价值观所影响的孩子,以为这些被残忍对待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温馨”的故事。




  




  我的粉丝不多,影响力也没多大,我只能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关注我的人负责,对我自己发表出来的所有东西负责。




  




  书生何必动刀戟,笔墨已是诛心言。




  引以为戒。




  




  这篇文章在任何平台,永远开放转载。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截自b站
活宝缺【滑稽】

同人/衍生作者写作小贴士

maxilla:

同人/衍生作者八条。


这篇东西其实挺早就想要动笔了,正好最近有些想法,借机把老思路翻一翻,做一个整理——既是拿来自省与自我要求,也顺便给各位同样正在写文的小可爱们做个参考与建议。


不算冗长,尽量简洁。


 


DO


1.正确定位,不要自我膨胀。


同人作者得到的关注有原著加成,离开圈子写原创你可能大红大紫但更可能什么也不是。粉丝小可爱们的赞美可以愉快地听,但不要把每一句都当真,切记有些小可爱们其实是有隐藏的粉丝滤镜的。


2.尊重原著


牢记原著是一切的基石,任何时候,保持对原著/原作者的尊敬。


其中认真把书读完、把电视剧看完整也是表示尊敬的一种方式(需要反省的是电视剧有时候我会在后期失去耐心,不可取,会改。)


题外话:最近看到某圈居然有因为同人版权的问题庆幸原作者早死的,不论是不是气话,都叫人齿冷。


大忌,别犯!别犯!别犯!


3.作前读物


不论去什么圈子,动笔前的“踩圈”也很重要,圈内经典著作必读,了解什么样的设定已被许多人写过,确保后期动笔尽量不要有尴尬的撞梗。


同时也是观察圈子是否符合你自己的价值观。


4.人物塑造


故事可以in another universe,人物不能out of character。是那个人还得是那个人,标志、特性、语言习惯、性格、处事方式,仍旧应当保持一致。


文前标OOC 预警并没有任何实际用处,现在略微自谦点的作者都习惯性地爱在前面标个OOC,读者谁知道你是真OOC还是假OOC。


如自己觉得心里没底,第一步,参考第2条,再读原著,第二步,摆正态度,虚心听取意见总不会错。


四个字,尽力而为。


5.认真考据


某些原著因故事背景或题材特殊,具备一定的专业性。这样的同人要动笔,个人觉得要先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印象很深的是逛过一个大手云集的圈子,其中有几位我尤其钦佩,写作的同时列出所有研习的书单。有的是写前准备时看的,有的是一边写一边还在看的,读者不仅看文享受,获取新知识也是棒棒哒。


当然能做到这点的寥寥无几,写文的小伙伴们,我们共勉。


 


Don’ts


6.避免拉踩


总有人说同人拉踩哪个圈子都有,听起来也的确是这样,因为具体如何规范,怎么掌握一个度,全凭作者的构思与笔力。


其实也不尽然。


建议:构思剧情时就多考虑一点,如A和B是对家,同时在写A的CP时,又无法回避B,那么就在构思的初期就不要触碰雷区,即:剧情中避免以B的形象来衬托A的形象,两者不进行高低对比,或做到平分秋色,甚至做得好的,能达到交相辉映的效果。这样的写法,往往也能让故事不流于俗套,更有可读性。


记住你对一个角色的爱,并不会因为对其他角色的宽容而减少一分。


非此即彼,不是一个可取的做法。


7.慎重引用


最近有碰到一个个例,某圈的某位作者没有分清“引用”和“抄袭”的区别,入了雷区,导致了严重的后果。


同人到底能不能引用原著片段?


个人觉得,少数情况下能。


引用分为两种,一种是文字的引用,一种是情节、梗等等的引用。


文字的引用个人觉得应当比较严格一些,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大段的复制或者改写都是不恰当的。同人作品虽然依托于原著,但作为一件衍生作品,其借用的是原著的世界观、整体框架和人物设定,并不是文字的表达。


即使是一部同人作品,也应保有文字的独创性。


情节和梗的使用规定则可能稍稍宽泛一些,即使如此,大量的模仿仍旧非常不妥。


换句话说,如果频繁使用和原著一样的情节,那么写同人其实就是变相的改写句子而已,它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当然,同人抄袭原著一直很难界定,有人也觉得,同人本来就侵权呀,我自己写着玩玩也不盈利,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不然的。


和一个朋友聊起过这事儿,她说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放出来大家一起看看:


侵权和抄袭难道不是一个意思么?耍流氓不算犯法?


法律的完善是以违法者的数量成正比的,最早西周可以画地为牢,现在监狱要拉电网,永远是先有是非,后有解决是非的办法,先发展到商品经济后出台合同法,就是因为聪明且不往正地方用的人越来越多了……真要逼着为同人作者量身打造一部同人法么?如果有一天这种法条出台,这一天就是所有同人作者的耻辱...究竟做了什么才导致要为一群成年人专门制定一部法律告诉大家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呢?


所以,严格要求自己,不踩线、严于律己,才是每一个同人作者最正确的目标。


8.正心


凑不出来了,讲句题外话吧。


再多的喜欢、再浓烈的爱,也压不过公平、公正与公理。


爱你爱的CP,和坚持做正确的事,永远不会互相矛盾。




互勉。

日常瞎扯1/1

bayoo:

1、你写的是同人文。


“同人”是以原作为基础,人物感情线为中心,为自己(的私心)/自己和其他同好(的私心)而服务的。


2、如果原作本来就不是什么很深刻的东西,强行深刻只会显得很幼稚和尴尬。


3、你文笔好、笔力足够、能说服人的话就不会尴尬,自己把握度。


4、适当地类比一下应试教育。原作就是你的课本,其他太太写的同人文就是教辅。

所有人物性格参考都应该向着官方爸爸看齐。


(如果你的官方是冰尤这种带头OOC瞎结巴扯的,当我没说。官方OOC时,圈地自萌,你即官方。)




5、(如果你在意热度和评论)读者的反馈就是你的成绩。


6、(如果你真的完全不在意反馈)写完文自high以后的心情就是你的成绩。


不过,如果你真的完全不在意,为什么要发在社交网络上还打tag呢?


7、画画先不论,写文的话,几个能加热度、"喜闻乐见"的梗是什么呢?


ABO、肉、论坛体、兽化、幼化、娱乐圈au,etc。
(后几个存疑,看具体圈子。)


8、把加分点都告诉你了,用不用,怎么用,用得好不好全看你自己。

你写得好还是差,读者也不是全瞎,他们会有判断的。
低龄些的圈子可能读者半瞎,别在意。



9、希望读者不要纵容打着傻白甜旗号、让笔下的人物强行套梗说一些很诡异、很"甜"、很"萌"的话的文章。

只能是个希望。


10、缺粮饥荒可以理解,但是最好不要纵容,减少尬吹,减少抱团商业互吹,跳出圈子,才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11、觉得"老子tmd在写什么狗屎啊我是啥我在哪不如玩泥巴去"是正常的。


12、觉得"哎呦我写的有点可爱哟想给自己一百个小红心XD"是正常的。


13、长期只有上诉某一种状态,是不正常的。



14、粉丝吹你,80%的情况是,言下之意:"太太我好喜欢你的同人文,想要多点关于这个cp的更新。"


15、你写卖萌的傻白甜,评论就都是「啊啊啊好甜好可爱!」这种画风,写再深一点的正剧向,可能会有很棒的长评掉落。



写不出东西的时候多切几首bgm可能有奇效(。



16、15的两种不同的路线没有高下,只有喜恶,自己选择。

别写了挺肤浅的东西还希望有长长的评论了,大家的时间很宝贵的。



17、热度高的也不一定是粮,很大可能是屎。


18、但是如果你很在意热度,那你就要思考一下'市场"需求了。



没有不care市场需求,还能得到市场反馈的好事,除非你是创造需求的乔布斯。


19、真想看看自己水平如何请去写原创,同人只是给同好们一起满足私心的副产品,就算你每篇文的热度屠榜都不能说明你写文的「技巧」出色。


20、圈地自萌的事,就别夹带私货或者跳出来乱扯了,贻笑大方。


21、大部分人都捧那些OOC得没边、三观不正、很不走心只走肾的文章,进而有能力写好的文手跟风/退圈,那圈子吃枣药丸。


能跑就跑不能跑创造条件也要跑。



22、没有要求读者的意思,我9岁的时候还喜欢一句话加五个颜文字的玛丽苏呢。

长大就好。



23、应试作文的圆圈理论听说过吗?


比如单箭头的A亲了B一口,B可能的反应有1、生气 2、诧异 3、懵逼。

这些在圆圈里的情节发展,没人会觉得你OOC,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度的把握。


24、如果你跳出圆圈,强行尬写,原作的硬汉直男被你写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发在那里就是一个大写的辣眼睛…自己好自为之吧。


25、圈子很热,基数大,总有一些"可爱"的梗被一些萌妹子喜欢,只要作品没有伦理道德的问题,就当没看见吧,别怼了,有时间不如睡觉。


26、人物的语言,人物在不同情景下应该有的反应,傻白甜或是虐刀黑都要符合一定的逻辑,最终还是人物的语言和情节不ooc,足够好看才能取胜。



27、除此之外,什么很厉害的描写和意象的渲染、文笔辞藻篇幅,这些服务主体的东西成为了主体是很危险的——最关键还是思考人物。


28、思考人物请回归原作。


私设如hp,哨向的世界观,对放飞程度会更加宽容,也更容易让读者“没有实感”,实际上是更需要把握“课本”的。

太认真不会输,至少你问心无愧(?)


29、文笔好可以掩饰很多问题。

毕竟,「长得好看的摸头杀心花怒放,长得难看的摸头杀呕吐不止」。



30、上学的姑娘,好好读书。


一切为了你自己开心,说白了就是爽文。

该不在意的东西就不要太在意,过两年出坑了谁认识谁啊。


32、想勾搭一个文手,你可以:

①成为一个很棒的画手。

②成为一个她喜欢的文手,你们互相投喂。

③什么都不会,那就有技巧地(重点)夸她。
没人不喜欢被夸,前提是你夸的方式要对。




33、我知道我说这些话也没什么用(苦笑

【自我流同人写作感悟】细节里的真实

获益匪浅

雾宅宅宅:

分享一些自己写同人的感悟。我并不是专业写手,也算不上多么优秀,但有幸得到过些“写得真实”的夸奖,所以得闲来分享点我流的写作方法。此方法毫无理论依据,完全是我自己写东西摸索到现在的一点感悟,请选择性观看。


 


写得“真实”,我觉得一是要贴近人物,二是要能让读者有画面感、能跟人物共情。对我来说,达到这两点最重要的就是细节描写。细节最能体现不同人的特征,也就最能把你想写的人物跟其他所有不同的人物区分开来。


 


写细节,就得知道什么细节会出现。


 


一.我会代入人物,想想他们会有怎样的反应。这部分的基础是你得了解人物、摸清人物,这就取决于作者个人做的功课了。首先你得根据他们的性格,思索整个剧情会怎么发展,这是决定全文走向的最主要的部分。


 


可以试着做这样一个游戏:假设同一个情节,设想不同人的应对方式。


 


比如我用【A知道B的死讯】这样一个例子写了六段不同的反应,为了不影响判断,人物名统一用ABC代替。


 



1.表现平静(有参考脸叔的《单身男子》)


“车祸?”他重复了一遍,汗湿的手握紧了听筒,好像生怕听筒从手心里滑出去。他的脑子里纷纷杂杂地闪过无绪的念头,许久,他问:“那条狗呢?他带回去的那条狗。”


 


“狗?”那边停顿了一下,“抱歉,我们没注意它。太多事要处理了,你知道。它不在这。”


 


“哦。”他轻声应了一声。那边继续在讲些什么,他的眼神朝窗外飘去,今天早上B把他们的狗从院子的狗窝里带走,他亲吻了B,也亲吻了他们的狗。


 


“就是这么多了。”电话那头说,“他们不愿意让你来参加葬礼,抱歉。我得先挂了。”


 


“哦。”他又应道。他实在是找不到其他能说的话了,于是他用自己一向得体的礼仪向对方说再见。他这样说的时候嘴角还习惯性地弯出礼貌的弧度,他没意识到跟他通话的人看不见这丝笑容。电话里传来断线的声音,他把电话放下,嘴角一点点僵硬地沉下来,抿紧,牙齿咬住嘴唇。从他喉咙里发出的闷声被锁在他的胸腔里。


 



 



2.早有准备的平静


A挂断了医院打来的电话,安静地坐下,开始收拾东西。


 


他对这个消息的到来没有丝毫意外。经历了这么些天的抢救、病危、再抢救,他反倒终于松了口气,如同第二只靴子终于掉了下来。


 


B的遗言早就跟他说过许多遍了。他帮他把衣柜里的灰蓝色衬衫、条纹领带、黑色长裤和双排扣大衣取出来叠好,这是他早说过的要穿着躺在棺材里的一套衣服。还有他们的相册、一叠信件夹在日记本里、几本他最爱的小说、以及他最爱的一只烟斗。他把这些收进一个小箱子里锁上。箱子发出“咔哒”一声,倒把他吓了一跳。他又从花瓶里摘了朵白玫瑰,从半个月前,他就每日买一束装在花瓶里备用,以后他就不用再买了。


 


收拾完所有东西后,他坐在床边,想是否还有什么漏掉。在寂静里他听见一个遥远又近在咫尺的声音,“砰”“砰”撞击的声音。他把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有节奏地跳动着。


 


他惊异于自己的心脏竟还没被掏出来,一起锁在那个小小的箱子里。而这是B最该带走的东西了。


 



 



3.激动


A的第一反应是嗤笑出声。“骗我很好玩吗?”他几乎有些愤怒了,“我不会总中同样的把戏。他现在又在哪看着?为了什么?”


 


但C摇了摇头。他眼里的悲悯看起来如此真实,让A打了个冷战。他暗自捏了一把自己开始发痛的腿,维持着不相信的模样,眉毛挑起,露出觉得荒谬的笑:“再一次。我不会再相信你们了。”他转身朝门口走去,高声说,“我这次一定会把他找出来揍一顿的,我发誓。”他的腿走路有些不协调,看起来像摇摇欲坠。


 


“这次是真的。”C在他身后重复了一遍,“他死了。”


 


“我不信。”A拉开了门把手,他的手微微颤抖。他的身影在门口停留了一段时间,没有迈步。然后他转身,快步走回去。


 


“他——”他盯着C的眼睛,声音里带着微弱的乞求,“他在哪?”他问。


 



 



4.年轻人式激动


体育课结束时,A第一个把篮球扔进了框里,往教室跑。他平常都是坚持打到下节课上课前的最后一秒,不过今天B一直没来,他想早些回教室看看他有没有到。


 


他是第一个跑进教室的学生,但里面已经有了两个人在B的座位边。A站在教室门口平复了一会呼吸,认出那是B的父母。


 


“嗨,叔叔阿姨。”他打招呼到,“B呢?”


 


B的母亲看着他,勉强地露出点笑容:“你是A吧,我听B提过。”A发现她的眼睛红肿,像是刚刚哭过。他下意识想往后退,又把目光投向一边站着的男人。男人揽住妻子的肩膀,面色凝重地把话接过来:“B他,”他放在妻子肩膀上的手加了些力道,“他出了意外。”


 


“他在医院吗?”A急急地追问,“我能不能去看他?很严重吗?他……”他看见那位父亲摇了摇头,他又急忙改口,“很严重吗?我不进去病房,我只想知道他在哪家医院,要多久他才能……”


 


“A,”男人打断了他,“B他……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了。”


 


A后退了一步。他的目光在面前的一对父母身上来回打转,试图找到些证明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蛛丝马迹。“今天不是愚人节啊,”他干干地笑了一下,“愚人节是B的生日,我记得,今年已经过了。我还送了他一套钢铁侠的乐高……你们肯定搞错了什么。你们——他——”


 


他语无伦次地摇着头。那位母亲从B桌面上放着的、收拾了他的东西的盒子里找出一样东西,递给A。


 


“这是他拼好的钢铁侠乐高。”她把那个小玩具塞到A手里,“你留着吧,如果,如果你愿意的话。”


 


A想握紧拳头,但他手里捧着那个脆弱的、被拼装好的乐高玩具,让他没办法在手上施加一点力气。他愣愣地点头,用双手把他送出去的生日礼物护好。直到失去了儿子的母亲上前,轻轻抱住他的头,他才发现自己哭了。他仿佛被空气卡住了喉咙般挣扎着吸了一口气,“我,”他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嘶哑到这种地步,“这——”


 


抱住他的女人轻柔地拍拍他的肩膀,她身上的味道跟B的很相似,那是B跟他说过的,他们全家都会用同样的柠檬味的洗衣液。他终于没有再说出话来,眼泪、哽咽和被卡住的嚎啕声让他几近窒息。


 



 



5.不可置信


A在边喝咖啡边快速地浏览早报。报纸的内容一如既往地无聊,他的视线滑过生活版块,对大米价格的上涨不报多大关心,然后在将要翻页时,他的大脑迟来地反应到他刚刚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他重新把视线定会一个小小的侧边栏上。那还没豆腐块大小的框里放着一张黑白照片,打头是“讣告”两字。


 


他的手一抖,咖啡泼了出来,洒在他的衣服上和报纸上。但他没来得及顾上自己的衣服,他把报纸凑近眼前,仔细地辨认上面已经被污渍模糊了的文字。


 


不可能。报纸在他手下抖得哗哗作响,他死死盯着那一小块地方。不可能,他想。他茫然地摸索到自己的手机,拨通那个他早烂熟于心的电话。


 



 



6.马总式不可置信(因为这个太明显所以懒得糊名字了,很久以前写的)


Eduardo的飞机掉下来那一分钟,他突然从电脑前惊醒,睁眼的瞬间他看见他的助理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小跑着进了他的办公室。


 


“Boss,”她把手里的iPad递给Mark,“您要不要去出席葬礼?”


 


Mark的第一反应是他不喜欢那样的场所,当然不去,除非是比尔·盖茨死了。但是既然他的助理这么着急,必定是什么需要他出席的场所,与媒体虚与委蛇,发表一篇讲话,给Facebook的形象加分之类的。然后他看到了iPad上面那条新闻。


 


飞机。失事。


 


Eduardo Saverin.


 


Eduardo Saverin.


 


他又看了一遍这个名字。他有太久没见过这个名字,以至于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忘记了这个名字该长什么样。他把14个字母翻来覆去地看,也不能把这些字母在脑内组合成他曾经最好的朋友的名字,不能把这些字母跟后面的飞机、失事、死亡几个单词联系在一起。


 


“虽然您和Saverin的矛盾广为人知,而且Saverin已经很久没有参加公司董事会,但这次去参加他的葬礼可以表现您不计前嫌……”


 


“谁的葬礼?”Mark打断了助理滔滔不绝的列举。


 


“Eduardo Saverin的葬礼。”助理不解地回答他。


 


这是一个新来的人,Mark想,或许她不太适合这份工作。


 


“我会考虑。”他最后把iPad丢在旁边,挥挥手让助理离开。


 


Eduardo Saverin。葬礼。这是不该放在一起的两个东西。


 


Mark机械地打开网页,在搜索框里输入那个名字,一条条新闻蹦了出来,“今日×××号飞机失事,Facebook联合创始人Eduardo Saverin确认死亡”“Eduardo Saverin一生回顾”“×××号失事飞机乘客名单:……EduardoSaverin……”


 


期间他的邮箱提示收到新邮件。一封来自Chris Hughes,一封来自Dustin Moskovitz,Mark没有打开来看。他只是一遍遍地在搜索Eduardo Saverin的网页按F5,一遍遍刷新,一遍遍看各种各样的新闻雨后竹笋一样疯涨。


 


他只是在等一条新闻,等一条新闻告诉他这些都是假新闻,他就可以解雇他的助理、嘲笑Chris和Dustin、然后去找Eduardo。


 


接着下雨了。接着他接到了Chris的电话。


 


“你还有十二个小时赶到Eduardo的葬礼。”


 



这是先定下了剧情走向。可以看出不同性格确实会有多种多样的剧情走向。


 


 


二.定下大体,就再细点,可以考虑用梗。你得用上专属于你这对CP的、独一无二的东西,让读者意识到“啊,是他们”。比如拿杰西四兄弟做例子:他们都说“过来。”


 



A坐在办公桌上,前倾身子,手里拿着一颗草莓棉花糖。他歪着头笑,脸上带着孩子般最过天真的恶意,朝B晃晃手里的糖:“过来。”



 



A手忙脚乱地把沙发上乱糟糟堆着的衣服和漫画书扫开,腾出一块干净的地方来。他把自己过长的卷发别到耳后,蓝色的眼睛紧张地盯着B:“你过来吗?”



 



A把玩着手里的硬币,那枚硬币忽而消失,忽而出现,让人情不自禁地盯着它和那双修长的手看。那枚硬币最后不见了踪影,A朝B伸出那双似乎具有魔力的手,他的声音如同最高级的催眠。“过来。”他说。



 



A的视线没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过。他边打字边语速飞快地说:“过来。”过了几秒钟没得到回应,他皱眉,越过电脑屏幕望向站在门边的人,“过来。”



 


 


不过要注意的是不能过度用梗


 


 


三.接着更细一点,这差不多是关注细节的最后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润色部分。我会在脑内像电影一样过一遍这部分的剧情,着重关注他们会有怎样的神态和动作(这些神态动作一般都从他们演过的电影原段抓取,根据剧情加以修改)。


 


比如《Always》里有一段他们拥抱的描写,那是我看了很多遍402那段拥抱写出来的。



 


Sherlock迈前了一步,他跟John的距离很近了,他小心翼翼地伸出右手,放在John因为低头而从衬衫里露出的一截脖颈后,同时另一只手用力地、却同时也没能让人感到任何力道地握住John的手臂,然后顺着他的手臂,抚过他的肩膀和后背。


 


Sherlock并不特别排斥肢体接触,但他很少接触过拥抱,也从没拥抱过别人。他回想着唯一一次印在他记忆里的那次拥抱,在John的婚礼上,John拉过他,手搭在他的颈后,温暖又有力。那次他听见John的呼吸在他耳边停滞了一会,像是微弱的抽泣。他意识到那时John Watson想哭。


 


他模仿着记忆里John的动作,他的学习能力一向很强,他想自己能做得很好,如果他有实体和温度的话。


 



这段Sherlock的动作其实跟原剧差不多是一模一样的,尽管处境不同,但你知道这就是Sherlock拥抱John Watson的方式。


 


对比一下同样写拥抱,我理解的jewnicorn拥抱的方式就很不一样……


 



Andrew慢慢地抬眼看他,又低垂下眼帘,“是的。你还记得。”他看见Jesse穿着拖鞋的脚朝他走近了一步,随即他被用力地拥抱住。Jesse还是没有留长他的卷发,他的发茬擦过Andrew的侧脸。Andrew回抱住他,就像电影里跟好友道别前,总要有的那种拥抱。


片尾曲的声音远远地抵达他们周围的寂静之中,Jesse拍了一下Andrew的背,放开了手。


 



以及神态描写,这一段我也是在脑内把John的表情调整了很多遍(就像不停让演员改直到他的表演达到最好的效果),再把脑内视频片段转成文字。


 



John在电话薄的查找联系人里打错了几遍字母,才拨通Mycroft的电话。他浑身止不住地颤抖,不得不用牙齿咬住嘴唇才能阻止唇瓣的抖动,但他的嘴角却无法抑制地拉高,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的弧度。他不记得自己大概有多少年没这样笑过了,即使是Rosie第一次学会叫他“papa”的时候,他也没这样笑过。他的鼻翼翁动,每一次急促的呼吸都凑成短促的笑声。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紧张地吞咽口水。手握住手机贴在耳边,手臂和手掌的震颤带动得他脸上有些松弛下来的皮肤都在晃动。他全身唯一没有颤动的地方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一动不动、甚至一眨不眨地盯住面前的电脑屏幕,仿佛只要他不小心移开了一点视线,他面前的东西就会像卖火柴的小女孩看见的幻象般随着火柴燃尽而消失在白茫茫的大雪里。


 



 


四.细节固然非常重要,但一个大忌是过多细节描写。过多细节描写会让文章显得累赘,无法突出重点,无法使情感积累到爆发。


这个我没法给出很好的例子,就自己领悟吧……


 


 


感谢把我的废话看完。写完之后自己回头看看,真是写得毫无逻辑可言……


但是玩举例子挺开心的哈哈哈哈有空可以多试试。


希望有人能从这篇完全自我流的废话里领悟到一点点东西,鞠躬。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